皮埃特罗·柯里昂

橘黄色的落日余晖给一切都带上一丝怀旧的温情,哪怕是断头台。

【欺诈组】盛宴。(结尾有小破车)

本文一切内容发生在两人从庄园成功逃生之后,有部分私设。
有小车走链接,评论区有补档。
最后祝食用愉快。
——————————————————

0.
他再度伸出手抚了抚胸前的领带,即使它已经足够平整。

1.
亲爱的克利切•皮尔森,此时此刻正站在金碧辉煌的大厅之中,显得格外的紧张,或者说是十分的不自在。究其原因,得从他自身说起。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偷窃不算做一门艺术,其次在从他躲避姑娘们想与他共舞的热切目光时的迅捷。我们可以推测他既不是个艺术家,也不喜欢跳舞。他与这场舞会格格不入,如果非要给他一个响亮的名号,那么暂且称他为“慈善家”。

克利切从不畏惧富人与名流,也从不害怕他们问及自己的身世和职业。事实上,他打小就和这帮人打交道,只不过他从不爱正面问候,只有当那帮上等人想起要从手工制作的高等皮夹里掏出大把钞票,或是刻意伸出手指触碰脖颈上挂的昂贵珠宝想要大肆卖弄时,他们才会知道克利切已经给予他们最诚挚最真切的问候。

克利切又拿过一杯香槟,这些装在精致高脚杯里的各色液体是这场舞会里唯一能勾住他的东西,酒杯相碰的清脆声响是他在今晚播放的乐曲中最爱的一首。他将酒杯送到唇边,只是轻轻抿了一口就有些头晕目眩,并非他不胜酒力,而是他已经往肚子里灌上太多。他趁着脑袋还清醒决定立刻回自己的房间。他可不想倒在原地不醒人事。

克利切捏紧细长的杯脚,开始跟着灵活的服务生穿梭在人群之中。作为一个新手,他不能行动自如,或许更糟,只能用滑稽二字来形容。只见他时而踮起脚尖迈着小碎步,时而又抬起两手举过头顶,身子忽高忽低,尽力从占据了极大空间的裙子间隙钻过。在光洁的大理石地砖上啪啪直响的高跟鞋令他害怕,要是稍不留神挨上一脚那么他就可以不必回房间了,因为疼痛足以让人瞬间清醒。他抬起头望见那些闪着亮光的灯泡,随着一次次的旋转和晃动,他被人潮推起,张开的双手即将抓住那份美丽的灼热,耳边男男女女的欢声笑语渐行渐远,一切都变的虚无缥缈。

2.
克利切喜欢光亮,更喜欢烟花,尽管光明与他的职业相冲突。

光。这是个让克利切嘴角上扬的单词。

它总能让他想起小时候第一次去马戏团的光景。他没钱买票,但他凭借着自己瘦小的身体成功的钻进了人堆,让门口的管理人员忽视了他的存在。他跑着跳着,从未这么开心过。当时小丑手里抓了几只气球,是什么颜色到现在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就像是与生俱来的胎记一样,成了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当然,他也记得那个比他个头略高一点,带着圆礼帽穿着洁白衬衣和背带裤的男孩儿。克利切看着那个少年挥舞着手中的魔法棒,然后迅速伸出藏在背后的手将一把糖果送到他面前。即便那样的魔术非常的拙劣,甚至称不上是魔术,但克利依旧乐开了花。他接过糖果,又看见少年点燃手中的烟花棒。冒着火光的一端迸发出小火星,在克利切仅有的半边视野中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迷人。它们慢慢被浓浓的烟雾包裹,朦朦胧胧的飘进克利切的小脑袋里,成为他最为柔软的记忆,直至他长大成人。

“我是瑟维。”

他记得那个男孩的声音,一直到他们从庄园中逃生,一直到他们成为恋人。

3.
克利切搭上冰冷的扶手,来自现实事物的真切触感将他一把拉了回来。尽管有些沮丧,但他庆幸自己完好无损的走过了那片狂欢地带。他走过漫长的螺旋型台阶,来到了自己的房间。更确切地说,是他和瑟维的房间。克利切将杯中所剩无几的香槟一饮而尽,而后倒在床上。自从他们成为庄园游戏的佼佼者得到了大笔奖金之后,名声大噪。克利切如愿以偿建了所孤儿院。而瑟维,也从一个没有名气的魔术师成为了各界争相邀请的艺术家。好运总是接踵而至,他跟着瑟维去每一个表演的地方,随口与陌生的名人们说上几句,就能筹集到一笔可观的资金来建设自己的孤儿院。他转过身正对着瑟维,他不得不承认他真的爱死瑟维穿红色的礼服,克利切伸出手指顺着对方外套上的纽扣向下滑去,上好布料的触感让他觉得无比舒适,但这也绝对比不上做爱时攀上瑟维后背触摸他肌肤的感觉。克利切头一次觉得钱不是什么好东西,因为他让瑟维和自己太过劳累,频繁的演出让瑟维疲惫不堪,往往在克利切发出邀请之前,他已经睡着了。不知道是酒精起了作用,还是不满情绪达到了顶峰,克利切忽然撑起了身子,将两腿跨在瑟维双腿的两侧。

https://shimo.im/docs/Llq9RTTaK7c7Y5Xe

魔术师x慈善家

一辆小小小小小破车。ABO设定形同虚设。其他介绍在p1。


图看不了的话链接在这里。


https://shimo.im/docs/3I1YFSrJJksWtnJr

此文献给陪我皮断腿的铁。@二叔心里苦啊 

早点摊奇遇【刘杰辉x高见翔】


励志和我菌传播辉翔,不知道吃这对的是不是真的只有我俩。设定源于破局结尾高见翔说要摆个早点摊在警局门口。ooc有,祝食用愉快。@迪卡分局资源部 
———————————————————————————————————————
下班时间原本已经离开警局的刘 sir,突然被半路追出来的下属拦住,看着对方匆忙之中抽出夹在胳膊下的文件袋。刘杰辉以为是什么重要的新案子,立刻拆开文件袋,却没想到里面仅仅是几张照片,而且照片里的人好像是在卖早点。刘杰辉抬眼捕捉到下属一丝意味不明的眼神,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仔细一瞧,照片里的男主角除了穿着打扮和自己不同以外,样貌形体简直和自己如出一辙。刘杰辉承认自己有1s相信是自己在卖早点。

“从哪里搞到这些照片?”

“新闻社的人刚刚发来的,说是在吉隆坡拍到的。这个人叫高见翔,原迪卡分局刑警,现在辞职在警局门口卖早点,因为人长的很帅,所以早点摊特别火。正巧最近新闻社这边有人在吉隆坡,就跟着也去买了早点,看到人还以为是刘sir…就传了几张照片回来。”

“刘sir…?”对面的下属看着已经开始第十五遍“找不同”的处长有些为难也有些好笑“其实我们都以为是你在卖早点。”
刘杰辉停下手里的动作,拍了拍对面看好戏的下属,露出一贯的笑容。如果真的是自己应该全香港的人都来买早点,那点人算得了什么?“这几天我一直在局里,没什么事就先下班吧,如果还有什么消息告诉我。”

明天应该是刘杰辉假期的第一天,本想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但是现在手里的这些照片让他不得不订了机票飞往吉隆坡。

其实刘杰辉并不是担心自己被误认成卖早点的,只是世上有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摸一样的人的确算是一件奇事,百闻不如一见。

从下了飞机开始,刘杰辉走过的地方时不时就会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当然他很清楚原因。迪卡分局并不难找,光是门口男女老少排成的长长的队伍还有煎东西时钻出的油烟就已经足够吸引人的注意,刘杰辉从没看到警局门口还有这样的事情,更好笑的是现在他也属于队伍中的一员了。

“吃点什么啊…?”

他看着对方,用发胶固定好的头发上架着一副墨镜,左耳夹着一根烟,嘴角的弧度也是如此的熟悉。

“不如你先抬头看看我?”

【狼队】谁不是野兽?

  如题,以美女与野兽为背景,有改动,Logan“美女,Scott为“野兽”,默认为麦登登时期的镭射眼。
怪兽是Scott的原因是麦登登有一双蓝色的眼睛。
祝阅读愉快。
————————————————————

也许你听说过《美女与野兽》的故事,那的确是个美好的童话,可没人说过它无法成真.
在这个穷乡僻壤,镇上的人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打破了他们平凡的小日子。
那是一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活了多久的猎人,他说他叫Logan。镇上的人无法理解一个中年男人为什么要抓出“猫耳”状的发型,并且对他手上随时会抽出来的六根锃亮的“刀片”感到恐惧,人们都不愿意靠近他,并时常在背地里取笑他,给他起了个外号——“金刚狼”。
每天睡到自然醒,在与酒精对抗之中撑起身体,打发走昨晚留下过夜的女郎,然后点燃一根廉价雪茄,独自踏入森林,追寻猎物。
他是个孤独的猎人,生活必需品是雪茄和酒。

可他活得再久也从未遇到过六月下雪的怪事,原本在追逐猎物的他,现在迷了路。厚厚的积雪压住他的双脚,刺骨的寒风夹杂着大片的雪花拍打在他的身上,他小口的吸着气,弓起背缓缓向前挪动。在朦胧之中,他似乎望见了一个入口。每朝那儿走近一步,雪就会小一些,当Logan来到入口前,他才发现那是座老旧的城堡入口。
Logan不确定里面是否还有人居住,他推开大门,左手边就是火炉。他抬头向楼梯口望去。决定还是向城堡的主人打个招呼。
“打扰了,我只是想避避风雪。”可他只收到了回音。于是Logan径直走向了沙发,正准备坐下,却被一个尖锐的东西戳到了屁股。
Logan骂了句脏话,转过身盯着沙发上的东西。
“我坚决不允许你坐主人的沙发!你不该到这儿来!”
Logan觉得今晚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刚刚逃出了四月的大雪,遇到了一个古怪的城堡,现在又有一个会说话的钟,正拿着一把细小如针的剑,想要将他赶出去。
Logan靠近了些,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了几下这个做工精细的钟。
“你看我干什么!你该离开这里,你这奇怪的家伙!”那根针又戳向了Logan 的鼻子。
“哦够了!老朋友,你该对我们的客人先生客气点,你这样实在太失礼了。”Logan捂着鼻子低下头看去,这回说话的又是一个烛台。
Logan骂了第二句脏话。
“先生,请允许我…”
“主人来了!他生气了!都怪你!”
Logan还没搞清楚状况,只能感觉头顶有什么巨型生物正在走动,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你们的主人该减肥了?”Logan向大门冲去,想要逃离这个该死的鬼地方,可是怎么也推不开大门。
“谁允许你进来的?”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Logan回过身,看到一只头上长着两只角有着一身金棕色毛发的野兽,正恶狠狠的朝他走来,粗重的鼻息喷在他的脸上。原本火苗跳动的火炉现在只剩下几缕烟还在飘着,刚刚还耀武扬威的钟躲进了红色的地毯,紧紧抱住自己的头,烛台也熄灭了。黑暗之中,Logan只能看见一双蓝色的眼睛,充满敌意。
“你看什么?觉得我很奇怪吗?你从没见过可怕的野兽吗?”野兽突然停住了脚步,向他怒吼起来,将利爪挥向Logan。Logan蹲下身子,从空隙滑出,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对上野兽的蓝眼睛。
“事实上…“Logan举起双臂握紧拳头,看着爪子穿破皮肤,带着血迹缓缓伸出。“谁不是野兽呢?”


五月天陪你们唱到八十岁
晚安🌙

如何测量Superman的密度



实验器材:托盘天平,弹簧测力计,细棉线,量筒
感谢GL提供的器材。
以及Batman提供原理和方法。

步骤:
①将弹簧测力机放在水平台面上,确认调零后,将Superman放在天平的左盘上,记下勾码和游码的示数m
②用细线拴住Superman额前的卷毛,轻轻将Superman浸没在已盛有水的量桶中,记下示数V
③计算Superman的密度表达式:

实验反馈:
①Flash在其他小组成员聊天时做完“一”次试验,得出结论。但Batman要求重新做实验,原因是:试验次数不确定,实验结论有偶然性。
②在进行第二步时,由于用细线拴住Superman的卷毛,在浸没过程中,Superman因疼痛而喝下几口水,则测出来的结果将:偏大

实验新发现:
在收拾器材时,发现水中有一把富有光泽且卷曲的头发,而后将近一个月,没有联系到Superman

有毒!这首歌小时候的老碟里还有

Hal Jordan:

超蝙虽然票房亮眼,但是媒体评价不高,在烂番茄上只有30%的新鲜度。Yahoo记者最近采访时就向哼哼和大本抛出了这个问题,并把视频传上网,不过网友的关注点却并不是他们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的。

因为有网友把大本的反应放大、放慢,并配上了“The Sound of Silence”的歌声,取名为“伤心的大本”(Sad Ben Affleck),这段视频迅速在网上火了起来。

携手

此文献给我的双生菌菌,祝你赶快写完作业。
此文最好搭配《Better Place》这首歌。

Lestrade从没想过手铐会把自己禁锢起来。蒙在眼睛上的黑布让他无法分辨昼夜还有匪徒的脸。他束手无策,精疲力竭,只能蜷曲在潮湿的墙角,与黑暗共存的几天里,他只能喝到几口水,Lestrade有些想念不离手的咖啡。

虚弱而冒出的冷汗从额头滑落,沾湿了衬衣,裤子。Lestrade开始思考他平时没空去考虑的事情。

第一件是爱情,Lestrade想起了一把黑伞还有精致的三件套。Lestrade勾起微笑,他们都已经算是中年男子,比起年少轻狂更加稳重有度,即使那位三件套先生约他前去烛光晚餐,他们也不会再那样的浪漫气氛下说出甜蜜的告白。他们彼此安于现状,对他们来说,无声胜有声。

第二件事是死亡,比如说现在。Lestrade早就做过心理准备,也许是在一次侦查中被击杀;又或是平安度过警探生涯,病死在床上,但他从没想过这样的死法。当他思考完第一件事之后,开始念念不舍,他没和三件套先生说过自己的想法,也没听到三件套先生的答复。但他的身体渐渐失去知觉,头脑开始昏沉,他强迫自己不要闭上眼睛,因为他不确定自己还能否再度苏醒。

Lsetrade舔舔发紫的嘴唇,在黑布下皱起眉头,努力回想着一个人。

他叫什么?

Mycroft•Holmes

对,Mycroft•Holmes

Lestrade低声念着这个名字,一遍又一遍,直到沉睡过去。

他感觉有人将他抱起。

是Mycroft•Holmes

再次醒来,Lestrade选择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但那时已经是第二天夜里。
“那么…你想过接下来怎么生活吗Greg?"Mycroft点燃一根香烟,只是举在那里,任它慢慢燃尽。

“当然是继续为大英政府工作,等到退休,安度晚年Mycroft”Lestrade静静的站在原地,沙哑的嗓音像是不想打扰到宁静的黑夜。

“想过去个更好的地方养老吗?"Mycroft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固执,他微微偏过头,嘴角挂着微笑,烟雾里的Lestrade显得有些遥不可及。

夜里传来几声轻笑。

“不…我感觉我属于这里”Lestrade低着头慢慢挪动脚步。“因为这里有Mycroft。”Lestrade钻出了烟雾,就站在Mycroft的面前。

Mycroft放下了烟,掸掉一节长长的灰柱。“今晚和以后,一切都那么美好。”Mycroft扔掉了烟头并将它踩灭“我想再也不需要尼古丁了”

他们两并肩走往街道的尽头,静谧安宁,月光记录了他们的秘密。

一个美好的秘密。

在彼此的眼睛里,我们携手共度余生。


生病的benji

和我的共拖稿的同梗文。
—————————————————————————————————————————————————————————————
一年中难得的假期Benji本打算和游戏愉快的度过,但是就当他以最快速度回到伦敦,洗漱完毕,拖着疲惫的身子爬上床睡觉之后,他就开始感到不适。第二天benji泪眼朦胧的撑起身子,鼻子被堵实,只能用嘴巴大口地吸气,在床头柜哆嗦着翻找药物囫囵吞下之后靠在床上发呆。
benji决定坚强起来,他打开了游戏,正准备开始玩,就听见强烈的敲击声从门口传来
“Benji!”超级特工踹开了房门。
“别这么…对我的…门!”benji哑着嗓子抱怨,用劲吸了一下鼻子。
“Benji你怎么了?“
“有点…”benji打了个喷嚏“小感冒”强忍着鼻酸微笑着。
“看起来不轻Benji,我想你不该这么不爱惜身体。”
“这叫适当休息Ethan,这样才能更有助于我恢”
“我有个更好的方法benji。”Ethan慢慢靠近床上的人。
第二天,IMF小组的成员都来看望benji。
“benji你怎么样?”Brandt看着眼睛肿胀的人皱起眉头。
“我很好…好极了Brandt。“
“你眼泪流个不停。”
“想知道理由吗?就是Ethan…我们的英雄,他不让我玩游戏放松一下,所以我伤心地流下了泪水,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脆弱,你知道的Brandt,我生病了情绪会波动的比较厉害!”benji慌忙的敷衍着,Brandt看得出眼前的人在一本正经的人胡说八道。
“哦…我在这呢,你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
“我开始佩服你编故事的能力了benji。”
“闭嘴Ethan。”
“哦…好吧我不打扰你们了好吧,省的把我弄的视力低下。”
“Brandt你别走,我怎么办?”
“你…继续被Ethan…”
“干。”Ethan快速的接过Brandt的话
“我不同意。”benji在床上抗议。
“你不愿意明天继续流泪吧benji?”
“就让我玩一会Ethan。”

关于失忆/失能后的特工们

很久没产粮了,这算是个段子集合,他们都非常的傻,希望各位新年开心快乐!
———————————————————————————————————————————
1.如果超级特工忘记了左右。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你说Ethan不分左右了?”Benji手里还拿着冒着热气的咖啡,低声询问着,顺便偷瞄了几眼一旁笑的依旧迷人的Ethan。
“你可以自己试试。”Brandt无奈的递给Benji一个靶子示意他拿起来。
Benji舔舔嘴唇,目光在Ethan和Brandt之间来回游走“但愿不是你们之间的鬼把戏!”
Benji深吸一口气,看着Ethan右侧的Brandt,对应的站在了Ethan的左侧,用力拍了拍靶子“好极了Ethan,打左边!”
超级特工的反应还是一如往常,快速旋转身子,挥出拳头,大家都屏住了呼吸,Benji睁大眼睛看着Ethan连贯的动作,用力顶住靶子,只听一声巨响,Benji看见Brandt狰狞的倒在地上。
“你还好吧?”
“我没事Benji。”Ethan微笑着点点头。
“我说Brandt”
“哦…你试试。”Brandt艰难的爬起来,吃过苦头之后他决定一直举着靶子。
“好极了!Ethan打右边!”这回Ethan没有打错,接下来几次也都很成功,Benji满意的点点头“咱们再来最后一次,左边”Benji对自己的教学成果很满意,于是愉快的对Ethan眨了眼,本以为结束了的Brandt便放下了靶子,没想到挥来又是一拳。
Brandt不幸又倒在地上,狠狠的骂了一句脏话。
“Ethan你刚刚不是表现的很好吗!”
“察言观色!”Ethan对Benji挑挑眉毛。
“不是…Brandt你听我说。”
“哦,我明白的,笑着活下去。”Brandt咧开嘴笑着,鼻子里流出的血染红了雪白的大门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