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埃特罗·柯里昂

橘黄色的落日余晖给一切都带上一丝怀旧的温情,哪怕是断头台。

味道(七夕快乐)周文暄x金焘年

  周文暄x金焘年

   味道。

   大概是一种判断身份的标志。

   周医生一直这么觉得,倒不如说是要因为救了某个受伤的坏小子。

   想起第一次与金焘年的相遇,只是妙手回春的医生又一次拯救了满身挂彩的患者,周医生仿佛还能嗅到当时的血腥味,和那血肉模糊的伤口。

   周医生是个沉稳的人,其实只是不把自己的情感写在脸上罢了,那次的抢救,周医生依旧认真的救治着病人,只不过在心里骂了句“现在的小年轻怎么这么会玩?”

   果真会玩,金焘年醒来之后一刻也没消停过,和周医生聊天,周医生不忙,和他多说几句;这忙起来了,周医生就丢过去一记眼刀,金焘年只是坏笑着摆摆手“你忙你忙”然后把周医生的办公室搞的乱七八糟

  周医生不知道自己已经勾起了嘴角,抬头看看桌上的日历,金焘年对周医生承诺的日期正是今天,实际上如果不出意外,现在周医生应该回家吃饭了,他在特意等金焘年。

  雨断断续续,一下就是倾盆大雨,要是外面的人一天都没淋着雨,估计可以去赌一场。

  周医生边调侃天气,边写工作日志,办公室很舒服,淡淡的消毒水味配上笔头摩擦纸张发出的“沙沙”声以及雨点敲打在玻璃上的“嘀嗒”声,消磨时间的利器,周医生这么想着。

  说实话,周医生在某些方面很倔强,就比如说现在等待金焘年的事情,虽然肚子已经向他宣战了,但他还是不动摇,又是一阵雷,周医生停下笔仔细听着门口的动静。

  啥也…没有?

  周医生拿起笔准备继续完成他的工作日志。

  但是他嗅到了一股街市上各种气味的混合体,还有点淡淡的烟草味,说白了就像是走私犯的味道。周医生摇摇头。 

 走私犯? 金焘年?!周医生突然蹬开椅子站起身,果然那坏小子正站在门口咧嘴冲他笑着

  “在干嘛?”

  “写工作日志”周医生在掩饰事实的真相。

  “真的不是在等我吗?”金焘年挑眉表示怀疑。

   周医生选择沉默。但是肚子却叫出了声

   金焘年没心没肺的笑着。

   周医生合起本子,走到人面前,拽过对面湿漉漉的衣领,就吻上金焘年的嘴唇,当作开胃菜好了,周医生很愉快。

  “喂,不吃饭,哪有力气吃我?应该我在上面才对!”金焘年舔舔嘴唇又不要命的和周医生开玩笑

   诊所少了份“沙沙”声。

   不过多了份味道:

   周医生的消毒水味+金焘年的走私犯味=坠入爱河的味道

   七夕快乐!!!

   就当作贺文好了,其实啥也不是!!!

评论

热度(12)